www.4688.com钢铁行业要成为供给侧改革的先行者

个人随笔 作者:

www.4688.com 1

“听完总理做的政府工作报告,我认为,进入新时代,钢铁行业作为国家的支柱性产业肩负着新的使命,就是要在我国经济由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过程中有所作为,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中有所作为,要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先行者!”3月12日,全国人大代表,中国宝武韶钢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李世平在接受《中国冶金报》、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www.4688.com钢铁行业要成为供给侧改革的先行者。“‘三去一降一补’的贯彻落实,使得行业发展情况有所好转,基本解决了钢铁行业一直以来想解决又未能解决的问题,当前钢铁行业最应该做的仍然是转型升级。”李世平表示,“钢铁行业是最有条件进行转型升级的行业之一。”

李世平代表接受采访

将“要我去产能”变成“我要去产能”

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在退出钢铁产能1.7亿吨的基础上,今年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。李世平认为,此举必将更加有利于钢铁工业的发展。2018年,去产能的重心将从淘汰落后产能转移到化解过剩产能上,并且要防止落后产能的死灰复燃。习总书记指出,去产能如同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“必须将‘要我去产能’变成‘我要去产能’,在思想上高度重视,并转变成实际行动。”李世平强调,“此外,要将‘去’和‘优’相结合,不仅要去产能,还要坚持进行产业转型、产品转型和制造转型。”

韶钢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受益者,2016年实现扭亏为盈和上市公司“摘帽”,2017年生产经营取得历史最好成绩,实现利润25.6亿元。截至目前,韶钢淘汰低效炼铁产能75万吨、炼钢产能90万吨;资产负债率从91%降至61%;“两金”压控20%,法人压减17家;资产运行效率提高50.2%等。在调结构上,韶钢累计新增487个牌号,其中特钢新增385个牌号。3年来,韶钢优特钢产量累计超过191万吨,通过二方认证185项。冷镦钢、弹簧钢、结构钢、易切削钢、汽车用钢等重点品种在产量、销量上均取得了突破。

推进智能制造的关键在于观念

“我们要充分利用新技术发展的红利,大力推进钢铁的智能制造,来一场钢铁制造过程升级的革命,构建中国钢铁制造‘2025’。”李世平建议,“改革开放以后,钢铁行业成为工业现代化的象征。但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,钢铁行业渐渐跟不上新兴行业在智能制造方面的发展速度。钢铁行业的效益也是最近两年才开始好转,在智能制造方面投入不足。当前钢铁企业要在发展智能制造上下定决心。”他同时表示,现在有些民营企业在智能制造方面做得不错,希望国企迎头赶上。他介绍称,宝钢股份已经在智能制造方面做了一些探索,包括“黑灯工厂”“无人工厂”的实践,韶钢也希望在这方面有所突破。

“推进智能制造的关键不在技术而在观念。”李世平表示,“推进智能制造将有利于精益制造、安全管控、质量控制等,并且能够减少线下操作,降低员工的劳动负荷等。”他介绍说,目前,韶钢策划建立了经营管控系统、经营决策支持系统和铁区、能源、物流三大动态管控系统“五位一体”的信息系统,智慧韶钢雏形显现。仅2017年一年,韶钢就梳理、推进产线和机组智能制造项目共30项。

钢铁行业能够与城市共融共生

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推动钢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。提高污染排放标准,实行限期达标。“应该以最低排放标准替代现在的吨钢环保投入作为衡量标准,并且要将节能环保的最新技术加以推广。”李世平指出。

“我们要坚持和谐发展,扭转钢铁产业的整体形象,与城市共融。”李世平表示,“钢铁行业与城市发展并不矛盾,只要执行严格的环保标准,我们完全能够与城市共融共生。”他介绍说,近年来,韶钢贯彻环境经营理念,不断加大节能环保技改投入,实施推进节能减排工程项目41项;主动接受国家、省、市等环保抽查210次,全部合格;拆除危废建筑22.18万平方米,新增绿化面积35.26万平方米。通过近3年的努力,韶钢找到了与园区、社区、城区共治共享融合发展的方向。

钢铁行业发展最需要的是人才

李世平告诉《中国冶金报》、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,2015年以来,韶钢坚持“加快推进改革创新力度不动摇、加快转型升级步伐不动摇、加快基础管理能力提升不动摇”的工作主线,从2015年“为生存而战”、2016年“担当”、2017年“专注”到2018年“争先”,每年聚焦一个主题,以“岗位找茬、岗位对标、岗位提升”促标准化为主要抓手,在中国宝武的“嵌入式”支撑下,在各级政府的指导和帮助下,成功摆脱生存危机,取得转型发展的成果。

当被问到“当前钢铁行业发展最需要什么,最缺什么”时,“人才!”李世平脱口而出,“习总书记提出‘发展是第一要务,人才是第一资源,创新是第一动力’。市场竞争的本质是人才的竞争。”李世平指出,我国对技能劳动者需求量大,但技能人才严重短缺,未来将制约企业提高竞争力,甚至影响我国的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升级。我国的现状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希望将来从事经营管理或技术工作,而不愿意成为技能工人。当前各级人社部门也出台了一些鼓励技能工人成才的政策,但收效并不明显,如果再不从源头、顶层设计方面加以考虑,未来技能工人将进一步短缺,从而动摇制造大国的地位。“除了薪酬水平低以外,技能工人的社会地位低、职业发展通道不畅、干部与工人身份差别等问题也是影响年轻人择业的重要因素。”他进一步指出。

李世平建议,要提高技能岗位对年轻人的吸引力,除了提高技能工人的薪酬水平外,还应该从提高社会认可度、消除干部与工人身份差别、完善退休政策等方面入手,破除障碍,因势利导,增强技能工人的荣誉感和获得感。